酒店上班,酒店小姐,酒店經紀,台南日領工作,酒店薪水西藏文明是世界文化之寶
西藏文明是世界文化之寶更多一、西藏佛教不是佛教?作者在2月14日的民報上寫了標題為「到底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還是中國是西藏佛教圈不可分的一部分?」的專欄文章之後,有讀者在留言板上說:西藏佛教是喇嘛教不是佛教,所以稱為達賴喇嘛,而非達賴菩薩(如普賢普薩)或大士(如觀音大士)。對於讀者這樣的說法,作者認為有必要稍加澄清,以避免以訛傳訛。事實上,西藏佛教的歷史很長,也有諸多宗派,無法以三言兩語在一篇專欄當中討論了結。但是如果我們以西藏佛教大師宗喀巴的思想為核心加以介紹的話,那麼我們就可以知道:西藏佛教是保持佛教經典與佛教修行法門最完整的佛教,尤其在達賴喇嘛流亡至印度以後,西藏佛教的教理傳遍至世界,其對佛教徒的恩惠,就宛如是聖經對於基督徒帶來福音一般,其所帶來的解脫之道是比南傳佛教與漢傳佛教所傳授的解脫之道更加豐富二、密教是屬於大乘佛教佛教大致上可以分類成「小乘」與「大乘」,如果我們更進一步把小乘加以分類的話,又可分為「聲聞乘」(聽聞佛所言教而悟苦﹑集﹑滅﹑道四諦之真理而得道者謂之聲聞)與「緣覺乘」(觀察十二因緣等法而覺悟者謂之緣覺),而大乘一般被稱為「菩薩乘」,如把「大乘」加入「聲聞乘」與「緣覺乘」而以之為三乘的話,那麼這種三乘的分類法是最一般的說法。此外,佛教又可以分類為顯教與密教,而三乘這個分類法本來是在顯教的脈絡當中要做說明時所加以使用的分類法,但是這個二乘(大乘、小乘)乃至三乘與密教的關連究竟如何呢?這屢屢會被當做問題加以質疑。因此,就也有說法把密教放在大乘之外,或是將密教放在大乘之上而採取「小乘」、「大乘」(菩薩乘)、「密教」的分類法。但是在西藏佛教裡,宗喀巴大師所貫徹的立場是:在大乘佛教的框架內來掌握密教。換句話說,祂把大乘分為「波羅密乘」與「真言乘」,而將密教(真言乘)攝入至大乘佛教的大的框架當之中。所謂「波羅蜜乘」是長年累積六波羅蜜與十地等的修行而成佛之方法,而這不外就是一般的「顯教」,亦即大乘佛教。另一方面,所謂「真言乘」是能夠很快速去達成與「波羅蜜乘」相同的理想(為了救度眾生而得到佛陀的境地),在這一點上,「真言乘」是更加殊勝(可嘉)的方便。但是「波羅蜜乘」與「真言乘」同樣是大乘佛教,這兩者是一樣的。三、密教的殊勝之處何在?(一)跌跌撞撞的菩薩道根據大乘佛教的看法,要能夠從六道輪迴中解脫而成佛,就必須發願救渡一切眾生,以慈悲與智慧於輪迴的世界中慈航普渡。如果我們能夠圓滿地完成六波羅密的修行,特別是能夠成就「止行」(是把心集中於對象的暝想禪修)與「觀行」(是就種種的教理加以分析而進行觀想)的禪定修行時,那麼我們就能夠完成菩薩行,而達成的一切智者-佛陀的境地,而佛陀的境地正是最究竟之物,已沒有任何的境地能夠超過這樣的境地。但是作為菩薩,要一邊修六波羅蜜,一邊依序要完成五道與十地的過程,這實在是無法用一輩子的時間就能達成的,這是要在無數輩子當中,力行菩薩道而在經過三大阿僧祇劫(3X10的14次方年)的歲月,才能達成的。我們既然有志向要去做菩薩,那麼我們就必須要有這樣的覺悟。然而,即使我們像這樣子花了很長很長的歲月,但是在這當中,還是有很多的眾生依然繼續受著苦,而且自己也有可能在這個過程中不幸墮落。假如我們知道這些眾生的痛苦的話,那麼我們就會產生一種願望,那就是:即使多快一刻也必須成就自己的修行,以便去獲得佛陀的境地,而實現對眾生的救渡。(二)快速成佛的密教以疾速的速度去修習《要花漫長時間的菩薩行》的高雄酒店經紀捷徑其實就是密教。在密教當中,有著顯教所沒有的豐富的方便,密教所追求的就是驅使這些豐富的方便,迅速證悟佛果。但是在見解與結果上,顯教與密教完全沒有差別。換句話說,在密教當中,是無法找到超越顯教的見解與成果,也就是《究竟的真理-空性》、《圓滿六波羅蜜所能得到的佛陀的境地》這種顯教的見解與成果是密教無法超越的。因此,密教是處在大乘佛教的框架之內,所以密教的修行就被定位為是菩薩修行的一環。換句話說,只有行菩薩道的人才有資格修行密教之法門。四、密教修行法的特徵(一)本尊瑜伽為什麼密教可以快速成佛呢?其實密教的修行法非常豐富,吾人可以介紹其中與快速成佛有關的兩個修行法門-本尊瑜伽與究竟次第。密教修行的特徵之一其實就是所謂的本尊瑜伽。換句話說,密教的禪定修行是以本尊瑜伽為特徵。本尊瑜伽是觀想「本尊」與「修行者」成為一體,而獲得「自己成為本尊」的自覺,例如觀想觀世音菩薩與自己成為一體而獲得自己成為觀世音菩薩的自覺。如果我們就《修行者的心》與《禪定修行的觀想對象》這二者的關係加以思考的話,那麼我們可以把禪定修行的觀想分成如下三種:第一是為了加深對某個概念的理解而重複實踐的修行,例如對於空性的觀想就是;第二是為了使修行者的心從因位的狀態(凡夫的狀態)稍微往上提升所實踐的修習,例如對於菩提心(救度一切眾生之心)的觀想就是;第三是密教的本尊瑜伽,亦即把本尊招至修行者的心而想使兩者化成一體,因此,首先要在禪定修行當中快速去達成果位,然後再不斷修習以使修行者的身口意三業靠近本尊的身口意三密,而這就是密教的本尊瑜珈。(二)究竟次第西藏佛教認為心會超越個體的生死而連續,這種心的連續是從無始以來就沒有斷絕而在持續著。在輪迴的世界中,人重複著生死,當生物迎接死亡的時候,屬於物質要素的這個身體會停止活動,而構成身體的部分會依照地、水、火、風之要素的順序解體。另一方面,精神的作用在色蘊(肉體)的分解開始之後,會以受(感受)、想(表象)、行(意志)的順序停止活動,最後只剩下意識的集合-「識蘊」留著。但是這個意識會經由八十分別心、白色的心、紅色的心、黑色的心變化過程而變化成為更微細的狀態。最後純粹的「心的光明」會出現。這個瞬間正是死亡。在死後的瞬間所出現的心的光明,其本身雖然不是開悟,但它有可能性去完全體會到空,換句話說,透過心的光明是可以了悟到究竟的真理而直接從輪迴中解脫的。這個純粹的心的光明跟著會變成極其微細的心而前進到死後的世界-中有(亦即中陰)。這個時候,微細的身體會跟著產生,它是微細的心會存在於中陰世界的根據。這個微細的身體只是由四大種(亦即地水火風)當中的風所組成,而這不外是精神性、生理性的能量。因此,我們可以說:這個時候的身體和活著時候的身體在性質上完全不一樣,它能夠自在地在空間移動。但是亡者只要在生前沒有累積特別的禪定修行時,那麼亡者並沒有辦法在中陰的世界當中來控制這個身體,這個微細的身體就好像鳥的一片羽毛被風吹起而飄散落下一般。於是帶著微細的身體的心就會按照其所累積的業與煩惱之力,在最長的49天當中徘徊於中陰的世界。西藏佛教所以能夠快速成佛就在於如何透過禪定的修行控制業力與煩惱的干擾。在如何到達佛陀的覺悟境地一事上,西藏密教有所謂的究竟次第,其目的是要控制《於人的身體上的微細次元中所存在的「叢輪」(rtsa’khor)、「脈管」(rtsa)、「風」(rlung)與「滴」(thig le)》等等,並透過這樣的控制以便使心提升,而在最後到達佛陀覺悟的境地。所謂「脈管」是指精神生理的能量流經身體之中的經路,其中成為根幹的部分之脈管會與背骨相並行,這個脈管在中央與左右計有三根。「叢輪」是脈管的接合之處,是存在於頭頂、喉嚨、心部(胸)、肚臍、會陰部的五個地方。透過「叢輪」可以控體內能量的流動;而所謂的「風」是在脈管中流動的精神生理的能量,是生命活動的根源,至於所謂「滴」是像芥子一般大的物質,它會受到兩方面的作用,一方面受到風的能量的作用,一方面受到微細的心的作用。這個「滴」會發揮作用而維持生命,它是維持生命的基礎。滴有白色與紅色兩種,白色的滴在頭頂,紅色的滴在性器。而在胸部,白色與紅色的滴會混合而存在。生命就以「滴」為基礎被維持下去,這個「滴」應該被認為是微細的物質要素,但在另一方面這個「滴」卻也深深地與微細的精神要素有所關連。當人們透過所謂「無上瑜伽坦特羅」的修行時,是可以達成「滴」的淨化的,這時這些「滴」會成為菩提心的精髓。於此時候,白色的「滴」是與方便有關連的,而紅色的「滴」是與般若(無分別之智慧)有關連。在禪定修行當中,使風的能量流入中央的脈管之中,下半身會發熱。這個熱不久就會發出火炎,向上昇至脈管之中,把頭頂中的白色之「滴」溶化。溶化的白色之「滴」(菩提心的精髓)會從頭頂滴落,而從中央脈管的基部開始累積,當這個溶化的白色之「滴」增加時,瑜伽的境界就會提高,最後能夠圓滿本尊的純粹佛身。換句話說,在無上瑜伽坦特羅的修行裡,於禪定當中,就以叢輪、脈管、風、滴為對象而對之施與作用,把心與身體加以微細化到能夠隨意控制的狀態,而這就是死的擬似體驗,當我們處在完全達成這個過程的瞬間,我們就應該會在活著的時候出現心的光明,並因此立刻體會到空性。這也就是:如果成就無上瑜伽坦特羅的生起次第、究竟次第時,那麼在今生也可以獲得佛陀之覺悟境地的理由。修行者假如正確把握住在死的瞬間所會出現的心的光明,那麼修行者是能夠依此獲得覺悟。因此,死正是為了得到開悟的最好的機會,如此一來,死亡的恐怖就已完全被克服。在「無上瑜伽坦特羅」的究竟次第上,在體驗了心的光明之後,會產生「幻化身」作為最微細的身體,而虛擬地去體驗中有的世界。更且,在究竟次第當中,於最後的階段會達成幻化身與光明的無差別(雙入)之境地。在到達這個階段,由於修行者已是透過心的光明而完全體會到空性,所以這和《隨著業與煩惱而轉生至輪迴世界》就有所不同。所謂幻化身會從最微細的狀態發展成具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相好」是用來形容佛陀色身的莊嚴殊勝)的佛陀之報身(報身亦稱受用身,是諸佛因所修功德所感之圓滿色身,一般來說,常居色界四禪天頂——色究竟天,為入初地以上菩薩現形說法之身即是報身),更且會顯現出應身(應身亦稱變化身,是諸佛為度化眾生而幻化應現於世間的色身,例如釋迦牟尼佛之肉身)之佛陀、坦特羅的本高雄酒店經紀尊等等的形姿而奔走於救度一切眾生。五、結論透過以上簡單的敘述,各位應可了解西藏佛教的可貴,市井中有這對於西藏佛教的曲解,而這也顯示出國內對藏傳佛教理解的不夠,依筆者所知,藏傳佛教的僧人(亦即喇嘛)所受的訓練相當嚴格,這與國內的僧人相比顯然提供了我們可以仿效之處,要使佛法永續,將藏傳佛教生根於國內是當務之急。